• 散文
  • 文学 » 散文
  • 我生的?天生的?(外二篇)
  • 来源:增城日报 作者:[唐 诗] 发布日期:[2020-01-08 09:58:10]
  • 广告公司放半个月年假,从2月1号到2月15日,有薪假7天。我带着孩子从深圳到东莞,再从东莞折回深圳。天气非常冷。大巴里,66的小脸冻得像红苹果,她在我怀里仰着小脸唤我:“妈妈!”我将她的小手整个放进掌心里握着,问她:“是不是很冷?”她笑一笑,没有回答。

    在她外公小小的店铺里,她常常会从我的怀里挣开去玩耍。玩着玩着,她就望我一眼,怕我丢掉那样监视着我,若我回望她,她就笑开了,试图与我对话:“妈妈?”她软软地喊。我答应一声,她又喊:“妈妈!”我又答应一声。她继续喊:“妈妈!!”我仍然答应她。这样简短的对话,也能令我的孩子满足地笑出声来。她小小的身体整个倒在我怀里,笑声悦耳。我学着她的方式唤她:“66?”她答应一声。我又唤:“女儿!”她再答应一声。我继续唤:“宝贝!!”她仍然答应我。

    孩子又开始笑,眼睛眯成一条缝。我记得66很小的时候,那眼皮似乎是单的,现在倒变成双的了。她的眼睛圆圆的,眼角却有“修长”的感觉。眼睫毛黑而密,有点翘。

    带孩子出去玩,遇见一位旧日的同事,她看着66说:“像她爸爸吧?眼睛这么漂亮!”我骄傲地说:“拜托!66的眼睛像我好不好?我现在是老了,年轻时候,眼睛也很漂亮的……”

    我妈说:“在别人家里,66拿玩具,小朋友要,她就给,乖得不得了。可是在自己家,给小朋友玩具就得看她心情好不好。”我笑,小小的孩子已经懂得了“人在屋檐下”的道理啊。这是因为我生的,还是天生的?


    妈妈没钱了

    为了方便照顾孩子,我从广告公司辞职,回到了深圳的城中村找工作。先是在一个朋友的小广告公司上班,后面经文友介绍到街道参与编撰《福永志》。

    今天,我的孩子满两岁了。所有大人会讲的话教她,都会讲,虽然吐字有点不清楚,终究是能让人听得懂的。有时候,她冷不丁将“新鲜”的词说出来,我细细回想一下,并不是我教的,却不知道从哪里学来的,令人忍俊不禁。

    学语言的这段时间,清秋常有惊人之语。我尽量将我们所有的对话都记在脑海里,可是,记性实在差,好些当时来不及写下来的过后就忘了。后来,我想了个办法,倘若在外面不方便记录,我便在手机里迅速地记两个关键字,这样在写的时候就能联想起来了。尽管是这样,却也有忘记的时候。

    昨晚,从梦中惊起,我捂着被子,在黑暗里默默地哭。虽然尽量克制,我的哭声仍然吵醒了孩子,她抬起迷惑的眼睛,看我一眼,也跟着哭了起来。我想止住哭声,可那该死的小小的悲伤满满地爬进了整个房子。见我的眼泪一直停不下来,孩子突然不哭了,她爬起来,跳到我怀里。软软的双手环住我的脖子,试图给我安慰。她用小小的手掌抹我的眼泪,安慰我说:“妈妈不哭。”我抽泣着,勉强说:“妈妈不哭,66以后也不哭。”孩子的大眼睛里盛满泪水,点了点头,说:“好。”

    临近中秋节,一位朋友托人采访我,要帮我推荐文字。采访约在迪欧咖啡厅进行,末了,对方送了我们一盒月饼。看见小小的孩子捧着大大的月饼,隔桌的先生逗乐:“小朋友,月饼送给叔叔好不好?”清秋看我一眼,我以为她不知道怎么回答,也问她:“宝宝,给叔叔好不好?”谁知,孩子看他一眼,一本正经地说:“要钱的!” 这话说得我震惊万分,何时我的女儿就对钱有了如此的概念?这让我想起,这之前的一个星期天,我对睡眼朦胧的孩子讲:“宝贝,我们去买馒头吃好不好?”她响亮地回答:“好,拿钱来!”说完还向我伸手要钱。

        这样说起来,我的孩子似乎知道钱的好处,可有段时间,她喜欢将我钱包里的钱全部拿出来乱扔,我对她说:“你不要拿妈妈的钱乱扔,你看妈妈每天要买菜,每个月还要交房租、水电,还要买零食给66吃,妈妈都没钱了哟。”我这样说说不打紧,要紧的是几天后,我在菜市场淘到一件黑色的连衣裙,正想掏钱买,清秋却在一旁拼命拉我走,说:“妈妈没钱了。”我说:“这裙子买给66穿,妈妈今天还有钱,不要紧的。”孩子委屈地哭起来,固执地说:“不要买,不要买!妈妈都没钱了!” 


    尿 床

    我们睡的床是前一个承租人留下来的木床,床板和床脚的螺丝拧不紧,好几次睡着睡着,床就塌了下去。为此我特意买了一把螺丝刀,折腾了几回也没修好。最后,狠狠心,干脆将那些板子和床脚都扔掉了,直接将被子摊到地板上睡。

    最近我老是觉得犯困,睡眠不够。每天回到家就累得够呛,只想着能快些睡去。有好些时候,清秋拿着书本让我教她念字,我都推开了去,说:“妈妈真的好累,拜托,你自己看好不好?”说完,也不管孩子答应不答应,倒头就睡过去。然而,终究是睡得不踏实,一会就得爬起来用“热得快”烧热水洗澡。在烧水期间却又倒到了床上睡。某天,迷迷糊糊中我听见孩子细细的声音说:“妈妈,我给你脱了袜子,你再睡。”随后,那双柔弱的小手便开始费力地脱我的袜子了。好不容易将袜子脱了,清秋说了一句:“我也要睡了。”就真的趴到了我身边。我挣扎着爬起来,说:“哎!还没洗澡呢,你就睡啊?”孩子立即爬起来,呵呵地笑着,一副特别精神的模样。

    母女俩洗漱往往要花将近一个半小时才能收拾妥当。等到爬上床,关了灯,我对孩子说声:“66,睡吧。”便准备呼呼睡去。刚合上眼睛,我的孩子在我身旁轻轻地说:“妈妈,我喜欢你。”

    晚上,我在睡梦中听到清秋喊:“尿尿。”强迫自己睁开眼,爬起来、开灯,摇醒孩子:“有尿吗?”她不说话,还在睡梦中。我转念一想,或者她是在做梦吧?也不太敢确定。她睡前确实喝了一大包豆浆后又自作主张喝了一瓶500ML的牛奶。我半眯着眼睛对孩子说:“起来尿尿啊,不然的话,呆会尿到床上,妈妈会打你屁股的哦。”清秋迷迷糊糊地回答:“好。”我相信了她,放心睡去。事实是,睡不了一会,我就惊觉垫在地上的被子湿了一大片。

    我将孩子抱离尿湿的那块地方,放到我原先睡的那团暖和中间,然后,往尿渍上垫块毛巾,自己侧身躺在尿渍边缘,稍一动弹便睡到了印满尿渍的毛巾上。地板变得愈来愈冰凉了。我模糊地想着,等到这个月拿了工资,除了孩子的学费、奶粉钱、日用品、房租水电,剩下的钱不能再拿去“炒单”了,得赶紧买张床,买床新的被子。



  • 热点
  • http://www.zcwin.com/cl/index.html
    广州日报报业集团| 关于我们| 广告服务| 版权声明| 招聘信息| 联系方式|

    Copyright (C) 2001-2020 zcwi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公网安备 44011802000006号 未经增城之窗书面特别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违者依法必究

    地址:广州市增城区荔城街荔乡路81号 邮政编码:511300 粤ICP备06003862号

    增城之窗服务热线:020-32821355 传真:020-3282259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