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散文
  • 文学 » 散文
  • 我所遗忘的月光
  • 来源:增城日报 作者:[朝 颜] 发布日期:[2020-01-01 10:33:08]
  • “床前明月光,疑是地上霜。举头望明月,低头思故乡。”

    ——李白《静夜思》


    黑夜并不深沉,因为有月光时常搅动梦境。

    我总是惊醒,看见自己灵魂赤裸,挂在故乡的树枝上。那巢穴里的惊鸟,是否在秋声中迁徙远方;那不安分的落叶,是否在秋风里暗自零落?

    蝉声渐弱,只有动荡的云彩从不停止它的飞奔。在这座寂寥的庭院里,我只是一个随时就要起身离去的客。当秋风翻过房檐,南窗上的露珠,滴滴都淌着思乡的泪。

    我不应该看见这霜白,不应该总是在迷离恍惚中一个人怀抱自己的肉身。我的枕边,应该有亲人热切的呼吸;我的屋外,应该有家犬忠贞的相守。

    夜有多凉,思念就有多深。

    月光漫上床沿,就像我的心上,泛起冰冷的白霜。为何夜越往深处走,人越往清醒处攀。低下头去,只望见四散的流水,回不去的故乡。

    在尘土里赶路,人间万事,敌不过故乡的一缕炊烟。那星罗棋布的回忆,那一触即发的遐想,都是年华里漂泊的明证。

    等到月光摇碎了一个夜晚,更远的地方响起鸡啼。我已顺着通往故乡的路,在人间走了无数个来回。


    “去年元夜时,花市灯如昼。月上柳梢头,人约黄昏后。”

    ——欧阳修《生查子·元夕》


    花市渐渐萎缩。热闹和灿烂过后,一盏被记忆吹灭的灯,露出了孤单的真相。

    一个人,在风中看月色,应该比光秃秃的枝桠多一份微凉。

    我们之间,隔着旧年的黄昏,隔着柳梢头上的圆月,隔着一个堆满蜜语的元宵之夜。

    我爱月光落进窗棂,爱执手相看的灯影,爱你絮语不息,像桃林里的风声。我们,曾将心事像一枚月亮那样和盘托出,发出白玉碰撞的轻响。

    春已分明,而花一瓣一瓣地落,人一日一日地远。春衫总是裹着薄凉,你翻动过的那截衣袖,将泪浸湿。

    我以为坐在屋檐下,就能看到送信的人;我以为挑开门帘,就是一个繁花似锦的春天。

    只是一场戏还未演到结局,你已谢幕,隐入汹涌的人海。那些暧昧的言辞,多么像天上的月光,虚幻而易碎。那些谜一样的交会,比月色还要凉,还要白。

    从此,我将从亮如白昼的灯火中抽身离去,我将用诗歌记录脆弱和疾病。

    我将用去我的一生,遗忘昔时的月光。


    “小时不识月,呼作白玉盘。又疑瑶台镜,飞在青云端。”

    ——李白《古朗月行》


    时间一截一截地长高。回过头来,只剩一轮皎洁的月亮挂在童年的眉梢。

    那时候,我们相信神仙,相信圆满,相信世间一切的干净和爱。我们常常在幻觉里入梦,一不小心,就坐在了月亮和天空里,就看见了闪闪的星星蓝蓝的天。

    那时候,雨水是会开花的,云朵是可以穿在身上的。我们比一张白纸还要纯白还要清浅,我们敞开了整个的小小心灵,等待人间为它涂抹色彩。

    仿佛还来不及听完一个瑶台的故事,一些命里的湿气和滞重就住进了肉体中央。我们驮着重重的躯壳,奔跑在路上,仿佛和过去轻盈的灵魂两相失散。

    那些萤火虫、羽毛、小人书……那些曾经短暂拥有过的烂漫,俱成为童年的遗物,渐行渐远,四处散落。

    光阴啊,请不要告诉我:那天上的仙人、桂树和玉兔,皆是虚拟的美。

    请不要用完我的纯真,用完我的信任,请把那枚叫作白玉盘的月亮,还给我!


  • 热点
  • http://www.zcwin.com/cl/index.html
    广州日报报业集团| 关于我们| 广告服务| 版权声明| 招聘信息| 联系方式|

    Copyright (C) 2001-2020 zcwi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公网安备 44011802000006号 未经增城之窗书面特别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违者依法必究

    地址:广州市增城区荔城街荔乡路81号 邮政编码:511300 粤ICP备06003862号

    增城之窗服务热线:020-32821355 传真:020-3282259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