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散文
  • 文学 » 散文
  • 鬼点火
  • 来源:增城日报 作者:[闻 樱] 发布日期:[2019-11-11 10:02:45]
  • 客家人多住在山区,对付湿热之症自有一套凉茶药方,这些草药均来源于林野之地,品种包罗万有,可依身体状况配成不同的口味服用,其中,有几款草药冠以“鬼”字为名,这些草药或因其气味独特,或因其花朝生暮落的独性,或因生长在阴冷的坟地,让人产生种种神秘的联想,如鬼婆针、夜鬼笔、鬼臼子、鬼珠帘、鬼遮盖、鬼点火等等。而草药“鬼点火”,这名字令人一下子想及“鬼吹灯”系列惊悚小说,其花朵也长得颇为特立独行,粉红的花萼里结出蓝宝石般的小果,这一颗蓝幽幽的小珠子镶嵌其中,让每一朵花看起来酷似小灯笼,秋风中看着那一盏盏幽蓝的小灯笼摇曳之时,总与人一种忧郁的蓝调怀想,为何它的名字叫“鬼点火”这么诡异呢?

    小时候,我曾采摘鬼点火的枝条圈成一个花环戴在头上,白紫花点缀得特别漂亮,但有的孩子故意吓唬我说:“鬼点火,戴头上,招鬼火。”我急忙摘下来。爷爷则说:“名字是够吓人的,但有故事可讲。”于是,爷爷讲起鬼点火草药的传说——古时候,有一对孤儿寡母,丈夫原在私塾教书,不幸在三十岁上得肺痨死了,余下母子两人,幼子才七岁,他的老婆还很年轻,族里的人便想霸占他家的房子田地,逼寡妇改嫁,母子俩从此受尽欺凌。那位可怜的寡妇坚持独立带着儿子读书劳作,最终落下一身病痛。好在儿子很聪明,苦读诗书数年后便与人结伴离家赶考,儿子出门那天,母亲拖着病恹恹的身子给儿子收拾行李,把所有钱银给他做盘缠,儿子让她留点钱看病,她指着屋檐下那一篮晒干的山草药说有这些就可养身了。天刚亮,母亲把儿子送到山坳村口,直到看不见儿子的身影了仍不愿归家,母亲独坐在山石上发呆流泪。半年后,传来与儿子结伴赶考的学子突然遭遇沉船死了,母亲误以为儿子也死了,每天晨昏站在山坳上眺望,等待儿子归来。就在当年的寒冬,母亲独坐在山石上抑郁而终。又过了三年,儿子考取了功名回来,到村里却再也看不到母亲的身影。儿子来到山坳上,在母亲生前常常独坐的石头上祭拜,只见石头边上长出一丛花草,以前一律开白花,如今新长出来的草却开出红花,结的果子像挂着一盏蓝莹莹的小灯,官府随从恭维地呼作“龙吐珠”,寓意寒门学子终于熬出头了,但儿子却说这是母亲思儿盼归的泪水滋长的花草,因此叫它“归灯笼”,后来则逐渐变成“鬼灯笼”或“鬼点火”。这凄美的故事,也许并不都是传说,尘世里有太多的凄然与无奈,如我的太祖公便是教书的秀才,也是因病早逝,留下太祖婆带着三个年幼的儿子艰难地活着,方才有了我们这些后辈,辗转于尘世。

    因鬼点火的传说,我对这草药有了更深刻的印记。

    过去,在清明时节摘下鬼点火的嫩叶用以制茶。幽林一夜雨,洗得万山清,山村的晨早云雾缭绕,处处仙气袅袅,客家人将那天所摘的草药谓之“清明茶”。春天的草木正萌叶芽,雨润绿叶尚无病虫侵害,更无农药污染,自是制茶的上好原料。当天,随处可见老人携孙带女到野外采草药,人在草木间,熟识这些制茶入药的草木需一代代人传承,老人不厌其烦地给晚辈传经送宝,从草药的外观形状讲到药性、用量以及功效的区分,真是“识得是宝,不识是草”。首先,要学会辨认有毒草和无毒草的基本功,老人在山野上同时摘下金银花和大茶药勾藤作讲解,因这两种藤蔓的花实在太相似了,大茶药又叫“断肠草”,有致命的剧毒,过去几乎每个村子都曾发生过谁家媳妇因家事吵闹偷吃大茶药毙命的悲剧,所以,每遇见这毒草,老人便手起刀落,及时铲除,这是积福所为。接着,老人耐心教我们如何区分蛤蟆衣(地胆头)大叶和细叶的功效,然后,遂将竹篮里的金银花、白花蛇舌草、地胆头、车前草、青藤仔、狗叠耳、老当筋、红背菜等草药一一讲解,这些老者堪称穿行于田间地头的中医。而我则更喜欢听她们说唱那代代相传的草药山歌,比如,采摘布惊籽时唱的歌谣——“大山岭顶种布惊,唔使淋水也会生。只要阿妹心有意,唔使媒人也会成。”以布惊树坚韧的生命力表达对爱情的执着,易懂又贴切。又如,采摘“红背菜(即是蒲公英)和老当筋”则唱:“红背菜,背上背老妹,老当筋,老嫒老母亲,藤叶相生根连筋。”借喻草药的相依相生感恩母爱的伟大。再如,唱及“金银花和独脚金”这两款草药,更是通过拟人手法寄语对生活的祝福:“金花银花吹喇叭,一朵一朵相交叉。单只仔来独脚金,孤单独影打单身,阿妹今日嫁去哪儿,嫁到金山银山吓。”诸如,又唱“只要识得半边莲,半夜都敢枕蛇眠。家有七叶一枝花,无名肿毒一齐抓。草木一岁一枯荣,从来草医有缘人。但愿世间少病痛,粉身碎骨有交情”等等。大多数山歌童谣的格调都是美好的,唯独“鬼点火”的草药山歌阴森森的,并自带现场剧情效果——“鬼点火,华华光,借人锁匙开笼箱,开得落,摞箩装,开不得,斧头咣两咣!鬼点火,眠眠睡,你家眠床脚下有条袋,睡眠眠,你家床下有个人。鬼点火,火火火,狗仔吠你唔生胆,吓成一条老咸菜……”这童谣道出旧时客家山村暗夜遭贼的场景,寒假的黑夜里,我常被这歌谣吓得躲进被窝缩成一团,早早地睡去。客家人的草药山歌均是就近撷取眼前的物象,随口感物入歌,如今回思,客家文化的濡染如影随形,无处不在。

    初秋七月七,采挖鬼点火的根茎留作药用。客家人向来视“七月七水”为“仙水”,用以浸泡药材和做糍饼,做糍蒸糕是婆母女眷的活儿,小孩子则跟着爷爷到山野上放牛,爷爷扛起锄头挖来鬼点火的根茎煲骨头汤饮,可治肺热咳嗽。秋天来了,很多草药已开花结子,如金樱子、山稔果已熟,可摘来泡酒,经霜的枫树叶渐红,需在落叶前把枝叶捆成团放在屋檐下风干待用,即便鬼点火草药的名字如此诡异,但它却具有清热解毒、止咳消肿的功效,并且全草可入药。记得有一回,我在柿子树下接爷爷摘的柿子,突然一条毛毛虫落到我的手臂上,皮肤立马红肿起来,随之是钻心的疼痒,爷爷摘来几片“白花鬼点火”叶子,在掌心揉搓出汁液涂抹在皮肤上,不一会儿就止痒了,我把那一颗蓝幽幽的果实挤碎敷在皮肤上,凉丝丝的,秒解了皮肤的辣痛,堪称绿色的风油精。从此,我对这有着幽灵颜色的鬼点火草药便不再觉得可怖。过去,圩上那卖凉茶的铺子,店主用客家话这样吆喝“鬼点火老当筋”凉茶——“热气心上火,饮杯鬼点火,头痛叮当叮,来碗老当筋,阵间就降火,唔饮就死火!” 这吆喝虽有点粗野,却又“鬼甘霸气”。草药鬼点火实则与城里花店售卖的“龙吐珠”很相似,同属马鞭草科,只是鬼点火具有很高的药用价值。如此道来,也许正是这一个“鬼”字,才能把它的独特妙用的功效活灵活现地表达出来。

    每当端起一碗客家凉茶,心底便升腾起对故土草木的眷恋,所谓“人在草木之间”之境界,便是人与四季的默契滋养,隔着年月的深深,我的故土家园也许再也回不去了,但只要一碗茶水贴近唇边,在一口一抿的一瞬,水唤醒了茶,茶便唤醒了沉淀的记忆,我不由地怀想那为我采草药煲凉茶的母亲,尽管她已离开我很久了。



  • 热点
  • http://www.zcwin.com/cl/index.html
    广州日报报业集团| 关于我们| 广告服务| 版权声明| 招聘信息| 联系方式|

    Copyright (C) 2001-2010 zcwi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公网安备 44011802000006号 未经增城之窗书面特别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违者依法必究

    地址:广州市增城区荔城街荔乡路81号 邮政编码:511300 粤ICP备06003862号

    增城之窗服务热线:020-32821355 传真:020-3282259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