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散文
  • 文学 » 散文
  • 自学考试,大学梦圆
  • 来源:增城日报 作者:[湛汝松] 发布日期:[2019-10-02 15:04:52]
  • 1987年6月,是我人生最值得纪念的日子。改革开放后国家推行的高等教育自学考试制度,使不惑之年的我喜圆大学梦。

    1984年,广东省实施高等教育自学考试制度的消息传来,我兴高彩烈地与朋友分享。朋友说,自修大学决不容易,你只读过初中,人到四十,事业也开始走上正轨,如果因考试影响工作就会前功尽弃,你得三思而行呀……

    朋友的话引我深思。那年,增城县新塘公社的行政区域刚变动。被调到新塘镇负责文化和办公室工作的我正面临新的机遇。镇领导还亲自筹划,率先成立新塘曲艺社、文学会和书画社三个民间文艺组织,接着又举办了国际性的《新塘联谊书画摄影展览》。一项接一项的本职工作,一个又一个上级交办的任务,我能在繁忙的工作中坚持自学,参加定期考试吗?

    抚今追昔,我初中毕业后从教小学到教初中,从代课教师到借调到教办协管业务,不也是边工作边自学吗?如今国家有制度鼓励自学成材,我怎能辜负这大好时光?于是,我根据个人爱好和工作需要报读由中山大学辅导的中文专业。

    1984年12月16日,我抱着战士出征的心态与增城200多位中文专业自学考生参加了第一次考试。次年2月,结果出来了,哲学和党史我分别得了81和83分。

    首战告捷,半年夜习晨修的疲倦烟消云散。然而,本来两年半可以完成的十科考试我却三年才完成。虽然写作、现代汉语、古代汉语、文学概论、中国现代文学、外国文学和图书馆学我都成绩优良;但第四次考试的中国古代文学却差一分也不合格。按自学考试规定,对分数有怀疑可以去查档。同事建议我去查一下,有幸发现一个差错,就可以补上一分,顺利领到毕业文凭。但我却认为59分正是自学考试制度严格而公正的体现。不合格可以重考。这一分,我会在重考补回来。

    有志者,事竟成。1987年6月,中国古代文学重考获85分。我的大学梦经过三年艰辛的奋斗,终于在火红的季节如愿以偿。我和陈耀新、陆永生、姚锦葵、叶添顺、曾海棠六人成了增城县首批自学中文大专毕业生。由于自学考试不设门槛,宽进严出,官方数字显示合格率不足2%。我们都十分兴奋。我更被广东省高等教育自学考试指导委员授予“成绩优秀毕业生”称号。

    手捧奖状和奖金,我情不自禁地回顾自己三年边工作边自学的历程。

    三年工作,我处理好日常业务外,还收集编印了增城首本民间文学专集《新塘民间故事》(油印本)和《增城地名志》新塘送审稿;创办定期的“图书馆与农科”等活动。新塘文化站获增城县和广州市“群众文化先进单位”称号,新塘图书馆评为“广东省文化先进单位”。我也先后获广州市群众文化工作委员会“群众文化荣誉奖”和广州市文化局“群众文化论文奖”。

    三年自学,我在没有接受任何老师面授的情况下,坚持早晚读书,靠中山大学定期出版的《刊授指导》逐门攻读规定的课程。妻子听说音乐会缓解记忆疲劳,便节衣缩食买回收录机,自修小休时给我播放悠扬的乐曲。夜深人静,她常常把炖蛋或莲子糖水放在我的书桌上。

    “学如弓弩,才如箭簇。”当我准备把学到的知识应用于文化事业实践时,却被选调到改革开放前沿——新成立的增城新塘工业加工区管委会。市场经济、企业管理、经济法规等又成了我自学的新课程。由于系统地学过中文,有相应的阅读能力,我很快便熟悉了新的工作,并走上领导岗位。虽然十年未动过文学之笔,但继续自学使我在波涛汹涌的经济大潮中不碰礁,不歇航,直至在增城经济技术开发区退休。

    家乡呼唤我,文学呼唤我。离岗后,我在网上开设了《新塘拾贝》博客,作为中文知识个人实践基地。白天,访问乡村寻找闪光的碎片;晚上,对着电脑抒写故土的文章。开博以来上传博文700多篇,报刊选用400多篇,其中《增城日报》首发300多篇。个人办的《新塘拾贝》博客,成了宣传增城文化的窗口。行走荔乡,以文自娱的生活方式,成了我退休后的自觉行动。

    “问渠那得清如许?为有源头活水来。”退休以来,我走过增城80多个村落,结集出版《品味新塘》《荔乡拾贝》《寻觅甘泉》《荔枝红了》《荔苑博谈》《读岗诗草》和《湛若水史迹寻踪》(合著)七部著作,全都以家乡为题材:散文集《荔枝红了》,就是我学以致用最大的收获。

    2015年,江苏人民出版社为全国性“乡愁乡韵系列丛书”组稿,发现我博客有大量以乡村为题材的文章,便约选了50篇增城题材的原创作品,编辑出版成《荔枝红了》。第十一届中国文博会期间,出版社专门到深圳首发并举办作品分享会。同年,出版社送《荔枝红了》参加21届上海市中小学幼儿园优秀图书评选活动 ,还荣获二等奖。

    一个土生土长在学校只读过初中的增城人,一个退休后的文化义工,抒写家乡的作品能在江苏出版,深圳发布,上海获奖。这是时代的阳光,家乡的暖土,给我的最大荣光!所以,我用出版社发的全部稿酬,换成该书回赠家乡。

    “文变染乎世情,兴废系乎时序。” 感谢国家高等教育自学考试制度,让我不惑之年喜圆大学梦;感谢生我育我的家乡,让我古稀之年实践收获硕果。一纸文凭,只是学历的尺子。知识只有在不断实践中才体现价值。今年,我把近两年家乡题材的散文新作和历年行走祖国的随笔游记汇编成集,冠名《家乡与远方》。如有可能出版,我还可以为庆祝中华人民共国成立七十周年献上一份心仪的礼物。

    夕阳无限好,最美是黄昏。有文学爱好的我不能辜负大好时光。



  • 热点
  • http://www.zcwin.com/cl/index.html
    广州日报报业集团| 关于我们| 广告服务| 版权声明| 招聘信息| 联系方式|

    Copyright (C) 2001-2010 zcwi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公网安备 44011802000006号 未经增城之窗书面特别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违者依法必究

    地址:广州市增城区荔城街荔乡路81号 邮政编码:511300 粤ICP备06003862号

    增城之窗服务热线:020-32821355 传真:020-3282259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