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文学社区
  • 文学 > 文学社区
  • 高凯明 小辑
  • 来源:增城日报 作者:[] 发布日期:[2017-05-18 11:02:04]

  • 半生前的那一场风花雪月  

    高凯明

     

    1970年冬,故乡小镇发生了一件大事,我三驹与缰绳、大耙当兵了。我很清楚,在别人眼里,我们仨去当兵也许算不了什么,但在我看来,那就是一件大事。

    那几天家乡一直在落雪,就在我们离家的头天夜里,天上飘的雪花像是一下子大了许多,但绝不是鹅毛大雪,还没那么夸张。令我不解的倒是,雪正铺天盖地地下着,一阵风刮过,雪竟一下子停了下来,雪刚一停,云中的那一轮像是等得有些不耐烦的月亮立马露出了笑脸。雪后的月亮真亮呀,我想到了风花雪月这个词。风,雪,月都有了,可花呢?也就在那一刻,小杭妹妹来了,小杭身上那件大红棉袄上的朵朵桃红色的花儿映入我的眼帘,好一幅风花雪月的图画呀!近半个世纪过去了,那画面至今还在我眼前浮现着,当我写到这里的时候,仿佛还能感觉到当年的一丝凉意。

    就在前一天,贝妮出嫁了。贝妮是那种小巧玲珑,冰雪聪明的女孩,喜欢她的小伙子自然不在少数。但她最后还是选择了在学校就品学兼优的缰绳。就在不久前,她却同隔壁镇的一个回乡探亲的当兵的订了婚。原因很简单,当时来我们这里接兵的还没到,缰绳能否参军还是个未知数。找个当兵的是当时大多数姑娘的心愿。

    大耙对缰绳失恋的事好像没有放在心上。原因是他同芳儿正热恋。大耙与芳儿是小镇上的金童玉女,然而他俩最后的结局却与缰绳贝妮一样。那是三年以后的事,大耙没有提干,从部队复员回来了。有关大耙的故事我曾在《情调》一文中讲过了,这里不再多言。芳儿留给我的唯一印象是在与我们告别的雪天里,她长长睫毛上挂着的那一朵雪花,任凭她的大眼睛再忽闪,雪花仍旧没有掉下来。

    我当时也应该算是有女朋友的,只不过在那个风花雪月的意境里,她缺席了,以后再也未出现过。

    在小杭妹妹进入我家院子时,天上的雪像是还没有完全停下来,以至于她一进屋就不停地拍打身上的雪,她担心屋里的温度把雪花溶化了,弄湿自己的小棉袄。棉袄是四婶刚刚给她缝制的,她喜欢得不得了,她以前没穿过棉袄,她是在杭州出生长大的,一年前才作为知青回到故乡,那年她17岁,头一次回家,镇上的人都说她是天上掉下的林妹妹。我这篇写给曾经军人的小文,本不该把她写成女主角的,是她小棉袄上的桃红色的花儿牵动了我的情思,故止不住地要多说上几句。

    小杭还没坐下来就说,听说三位哥哥不去珍宝岛了,为什么?去珍宝岛当兵是我们的志向,接兵的未到前我们就开始嚷嚷,那只不过是一厢情愿。我说是呀,我们不去北方要去南方当兵喽。小杭说南方好呀,我说好在哪里?她便给我举了个例子:比如说你穿着洁白的连衣裙行走在西子湖畔,就是走一天身上也不会有灰尘,哪像老家这里,黑皮鞋一天不擦都会变成灰色的。

    又有谁能料到,正是凭借着小杭的一句南方好的吉言,我在南方成家立业,一待就是大半辈子。

    我开始在广州军区当兵23年,转业后又在广州地方干了20年,从士兵到军官,又从一名转业干部到一名部门领导,一路来我所经历的酸甜苦辣可谓一言难尽,实指望功成名就后可以坐下来享受人生,可谁知道退休后心中能留下的美好记忆,大好年华,仍旧是最辛苦的那些年, 愿你出走半生,归来仍是少年。等我半生后再回到故乡小镇,最先要了确的一个心愿就是要认真看一看天上的月亮。月是故乡明,这是所有在外游子的共同想法,然而等我抬起头来,昏花的老眼已经看不清故乡的月儿有多明。直到那一刻我才突然发现,我已经不再是少小,而是一个活脱脱的乡音无改,鬓毛,不,是眉毛都衰了白了的贺之章。

    然而在我这匹志在千里的老马心中,我仍旧是那个七十年代的当兵就去珍宝岛的乡村少年。平日里,眼前闪现的仍旧是自己行走在千里野营的路上,跳跃在自卫反击战战场上的士兵身影。心里坚定的依旧是常说的苦难是最好的馈赠,驱赶阴霾的太阳正是明媚的自己的信念。更加忘不了的是所经历的那一场场风花雪月的美景,风是铁马秋风,花是战地黄花,雪是楼船夜雪,月是边关冷月,军旅老诗人严肃为我们这些当过兵的人概括的风花雪月多好呀。她与半生半世前小镇的那一场风花雪月相辅相成,相映成趣。军营的风花雪月铸就了我当兵男儿的魂,故乡的风花雪月让我这个从故乡走来的少年永远不忘初心。

    我珍惜故乡的和军营的风花雪月,她会永远陪伴我整个人生的旅程。


  • 热点
  • http://www.zcwin.com/cl/index.html
    广州日报报业集团| 关于我们| 广告服务| 版权声明| 招聘信息| 联系方式|

    Copyright (C) 2001-2020 zcwi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公网安备 44011802000006号 未经增城之窗书面特别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违者依法必究

    地址:广州市增城区荔城街荔乡路81号 邮政编码:511300 粤ICP备06003862号

    增城之窗服务热线:020-32821355 传真:020-32822591